Kloria

养一只金布利先生 应该会很幸福的吧…
(唉。)

记录一次伤心

觉得只有这里才不会有人发现我,只有这里才安全,让我稍稍感到一丝心安。那就写一点文字吧。
国考分数一小时前出来了,犹如当头一棒,晴天霹雳。可是南京在下雪。我看了自己的成绩,也告诉了父母,之后我们就没有再说什么了。我僵坐着,直到手脚失去温度。明明知道自己考不上,可是又不心甘自己这么低的分数。同学比我高出近10分。这么多天来,我做的题目不少,绝对不比她少。可能是考场紧张,或者运气不佳,抑或是自己智商欠缺。我明白自己比别人差的不是一个档次。除了继续做题,迎接下一场考试,我没有选择。这一次被别人嘲笑了,知道自己的差了,下一次就继续考,直到不被别人嘲笑。
90%的可能性是,我直到毕业也无法考上公务员或者事业单位,只好去找工作,我不喜欢的园林专业,去做每天画cad图的员工。然后找对象,结婚生子。不过,我可能都活不到那一天。
人生的确有很多条路可以走。但是现在我看到了,自己不想走的路,还真的就不想走。但是理想中的路,又那么难走。于是就懂得了自杀者的心情,他们的的确确是不想走下去了。而旁人永远无法体会那种走不下去的心境,终究无法理解自杀者。

某一天清晨
【八月底就开始了,但是之后没有时间再继续,年底这几天终于完成,可还是没能拯救渣画质。偏心地主要画了金布利(没错一直都是我心头偏爱),可怜爱德和阿尔被我粗暴地加了上去】

【某日清晨】
祝娃们高考顺利❤️老阿姨在这给你们打call来了😂考完一起耍耍耍

【阿多薫】Sea Sheer——520特辑

  全是虾扯蛋,有图有文(??),食用愉快



“嗯…”轻柔的喘息声泄出,混合着海风,喷洒在对方的颈窝里。跨坐在阿多尼斯腿上,羽风薰的身体开始恍惚。

  

两小时前,天色开始变暗。阿多尼斯跪在沙滩上,专注地搭着帐篷。“看啊,阿多尼斯,”正在帮忙的羽风薰突然说道,“那边的灯塔亮了。”顺着方向望过去,阿多尼斯看见了那座灯塔。光线氤氲着海风,忽明忽暗,充满着神秘;也不知是远是近。像是想起了什么,阿多尼斯的视线随着那束光线晃动,琥珀色的瞳孔里闪烁着欣喜。“羽…”

阿多尼斯侧着身转过脸,思绪却中断于羽风薰的一个吻中。比海风还要轻柔,扫过脸颊;明明跟自己以前想象过的吻法都不一样啊。“今晚是水果的香味,”阿多尼斯心里想着,羽风前辈的气味真是每天都不一样呢。

安静地趴在阿多尼斯的肩上,羽风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;阿多尼斯也没有继续转过身回应这个吻。二人不约而同地望向夜空——一片属于西半球的、不曾见过的银河。

 

“嘛嘛,说点话嘛阿多尼斯,”羽风薰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。“要不然,度假可就失去了意义哦?”压低了嗓音,坏心眼地将唇瓣靠在阿多尼斯右耳后。“嗯,”阿多尼斯回应着,左手越过右肩,拉住了羽风薰的手。“喂喂,别用这么大力气啊~”感觉到这股力量很不可拒绝,羽风薰被强拽到了阿多尼斯面前,在沙滩上留下一串痕迹。

“人生会得到很多种幸福,可我觉得,上帝把这一刻的幸福留给我,已经足够了。”

阿多尼斯一字一字地说完,下一秒就把羽风薰的头部按在了自己的心窝处,动作却缓慢而轻柔。又安静了下来。发生的太突然,羽风薰愣了神,维持着姿势支撑在那里,不敢说话。

手心里溢出了绵密的汗,却很快在海风的拂拭下干燥;空气里满是咸腥的味道。“咚,咚…”羽风薰贴在阿多尼斯的心口处,听见了清晰的心跳声。“明明都越跳越快了啊阿多尼斯君~还装出一副正经的样子给我看吗~~”羽风薰在心里偷笑着,身体却感到放松了下来。

可是很快,他感到从阿多尼斯的身体里传导出的热量。羽风薰很想抬头看一眼阿多尼斯现在的表情,一定很有趣,想欺负。“唔,”突然阿多尼斯把羽风薰推开了。“干嘛啦阿多尼斯君~手臂磨在沙子上很痛的啦~”羽风薰噘着嘴抱怨着,语气却出乎意料的明快。“没有,我…只是…”阿多尼斯手握拳挡着脸,慌忙的坐直了身子。“好啦好啦,我们去坐在帐篷那里吧,”羽风薰笑着拍拍阿多尼斯的肩膀,“这边风吹着,当心着凉~~”

 

二人移动到了帐篷旁的沙滩上。海浪一阵一阵地撞击着礁石,似乎声音越来越大了。“涨潮了呢。”羽风薰自言自语。银白色的浪花翻滚着又褪去,没有边际。

忽然间,耳畔传来了悠扬的陶笛声。羽风薰盘着腿转过身子,托起下巴,静静地聆听这段音乐,直到最后一个音符。“这是我家乡的一首古老的民谣,”阿多尼斯吹完,整理着,向羽风薰说明,“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,叫做《葡萄与柚子》。”

“我觉得呢,明明名字那么甜蜜,听起来却流淌着忧伤啊…”羽风薰认真地评价起曲子来。“带着神秘的异域风情,眼前浮现出了荒漠、骆驼商队与特色服饰;人们怀揣着对丰收的期盼,可是迎接他们的却只有无终止的战乱,还有对未知的明天的恐惧…”

 

羽风薰不停地说着,流露出对音乐的各种见解。他背对着天空的月亮,勾勒出一圈金色的发丝;阴影里的一双眼睛却发散出荧光,闪烁出各种颜色,变幻莫测。阿多尼斯看愣神了。“好美,像神话中的…”

“呀,哈哈,干嘛啦阿多尼斯~”思绪再次中断于羽风薰的话语中。惊醒过来,阿多尼斯才发现自己的手已经扶上了羽风薰的脸颊与腰部,赶紧抽回。“…”“不用再跟我说抱歉了,我已经听厌烦了哦多多尼斯君~”,羽风薰伸出食指,按在阿多尼斯的唇上,“互相都已经这么了解了,做一点过分的事情,我是默许的哦~~哈哈,嘛开个玩笑啦,我一直一直,都是这么喜欢欺负阿多尼斯君呢~”

 

月色里,阿多尼斯的脸已经泛出明显的微红。牛奶似的月光铺洒在他轮廓分明的脸上,勾勒出的却只有无尽的温柔。那双琥珀宝石般的瞳孔,正在酝酿着,愈来愈稠密;就像一个诱人的蜜色旋涡,吸引着羽风薰,沉溺进去。

“阿多尼斯,再跟我多说一点有关你家乡的事吧。上次,我可没有听够呢~”羽风薰轻轻地请求道。

 

也许是坐累了,他趴下身子,左手臂支撑在沙滩上,摆了一个舒服的姿势。“阿多尼斯不趴下来吗?很累的啊这样。”“不用,谢谢羽风前辈,”阿多尼斯微笑着,“我这样坐着就很舒服了,况且还有海风吹着,很凉快。”

站起身,阿多尼斯从包里找出了一条薄毯,铺在了沙滩上。“羽风前辈可以趴在毯子上,这样手臂就不会疼了,也不会粘满沙子。”阿多尼斯说道。“哈哈哈哈哈!这样不动声色的关心别人,连我这样的人可都是要感动的啊?~~”羽风薰欢快地笑了起来,乖乖趴了上去。

 

夜空的墨愈加浓稠,海鸟的叫声也消失殆尽;无边际的四周,只残留下了浪涛拍打礁石的涨潮声;似乎也距离脚底越来越近。灯塔的亮光也似乎看不见了,黑暗正在吞噬一切。

“在我以前的时光里,是没有这样的景色的。”阿多尼斯支起一条腿,轻轻地说着。“零碎的战争总是突如其来,不给人们准备逃亡的机会,因此,家里的男性都要肩负起每晚为家人放哨守夜的任务。”

“很小的时候父亲会陪着我一起,坐在外面,告诉我如何保持警觉,如何面对战争,也教我做人的礼貌和准则,还有各式的知识。等我稍大之后,一个人守夜便够了,这样父亲就可以得到休息…”

…………

 

羽风薰安静地聆听着。谈起家乡,阿多尼斯就会充满了炽烈的情感;这时便会看见很多平时别人见不到的表情。但是羽风薰知道,阿多尼斯很少对别人会说起家乡,更不会像这样吐露心扉似地诉说。因为这里面一定藏着许许多多的苦涩吧——像一颗黑巧克力,或者,更像一杯清咖啡。

想着想着,心就像被揪住了,混合着海盐的味道,剜得生疼。“羽…羽风前辈?”思绪被阿多尼斯轻声唤醒,不知不觉中可能自己的眼神都已经飘忽不定了吧。“我在听着哦,阿多尼斯~”,他眯起眼睛,笑着拍拍阿多尼斯的大腿,“果然这些异域风情的故事,是最吸引我的啊~~”

明明想要说更加接近自己心底的话,可是到嘴怎么就是说不出…

 

正责备着自己,羽风薰望向面前的这个人。变得有些凛冽的海风拂过,发丝晃动着,阿多尼斯眨了眨干涩的眼睛。原本耀眼的月亮,此时却被一阵阴云笼罩,投射下一片无尽的黯淡。可是,阿多尼斯的双眼却愈加明亮了——像一颗闪烁着金色的璀钻,衬在美丽的睫毛下。羽风薰再一次愣了神,都没有注意到阿多尼斯搭在自己肩上的左手。

“羽风前辈,”阿多尼斯的语气突然变得很认真,“很久以前,当我在祖国的家乡守夜时,只有我一个人,在荒漠里,苦苦等候天明。可是今夜,我却只想为你守夜,羽风前辈。就这样,一直,不要天明。”

 

一瞬间,灿烂的月光穿透阴云,铺洒了下来。脚底似乎有浪花溅了上来。羽风薰低下眼睛,却只看见了右臂上属于自己的泪滴。

连海浪声也被过滤掉,这一刻的世界异常的寂静。

“...阿…阿多尼斯你啊,说的我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呢…哈,嘛我没有哭啦…还有,不要把手突然放上来啊喂…莫名其妙的告白什么的,好想哭啊……”

 

 

极力克制过的声音并没有用。阿多尼斯等他说完,拉住了颤抖着不肯抬头的羽风薰。

跨坐在阿多尼斯大腿上,羽风薰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。腰已经被扶住,并且正在向下摸索。被激发起的电流已经在身体乱窜;纵使夜间冰冷的海风,也不能抚平渐渐不受控制迅速发热的躯体。羽风薰摸索着,勾住了阿多尼斯的脖颈;项链冰凉的金属触感,也迅速在一瞬间被皮肤传导致热。汗水沿着额头淌下,勾勒出身体的轮廓,在月色下闪射出荧光。

月亮在缓慢的移动着。浪潮声愈来愈大。溅起的水珠,打湿在衣服上,留下一条条水渍。

隐忍中,羽风薰抬起头,一阵海风吹过;穿过飘动着的紫色发丝,依旧是那双散射着宝石色泽的眼睛;可是眼里映射的,却只有自己。“一直在等着我抬头吗,阿多尼斯?别这么认真啊,真是的…”

 

“羽风前辈,”阿多尼斯向他微笑着,露出洁白的牙齿,“我不需要前辈对我的经历产生感动甚至怜悯,因为在我的家乡、在这个世界上,有更多苦难的人。”扶住对方的腰与肩,他把羽风薰拉得更近了,“父母曾经教导我,面对苦难,只需要露出笑容、尽情地绽放出自己的歌声与舞蹈,并分享给身边的人,就可以获得幸福。”

阿多尼斯额前的发丝,撩动在羽风薰的眼前,混合着海盐味,迷离了眼神。他看不清对方的表情。

“所以,”阿多尼斯更加压低了嗓音,鼻尖已经抵住了对方,“………”

 

未说完的话语,终止于一个吻里,飘散在属于西半球的一阵海风中。

 

 

用力把对方按向自己的,是羽风薰。迷离中,他得意地看着阿多尼斯惊慌的神情。撬开他柔软的唇瓣,狂乱地搅动着。上颚、下颚、牙龈壁,强盗般一一掠过,再拽出对方的舌头——不狠狠对待他,怎么能让他了解自己的心意。

羽风薰侵略性地望向阿多尼斯;银丝衬托在黝黑的皮肤下,有着别样的意味。不同的是,阿多尼斯居然传来了喘息。羽风薰注视着那双瞳孔——不再是一颗黑巧克力,更不是一杯清咖啡——映衬着璀璨的星空,那是一片浩瀚的、无限的,蜜色海洋。

 

下一秒,两人的身影重叠在了月光中。

 

 

 

“Cut!”斋宫宗大喊,“Cut啦!快给我起来!收工收工。”

“那个,羽风前辈,可以起来了。”阿多尼斯轻轻推着他,“莲巳学长要过来了,快点起来吧。”

“嘛,真是的,阿多尼斯你的腿上也太舒服了吧…”羽风薰慢吞吞的起身,坐回了毯子上。

头顶果然传来了莲巳的声音。“羽风,阿多尼斯,今天状态不错啊,希望今后继续保持。虽然明天就不是你俩的主场了。”敬人推了一下眼镜,“但是有一点要指出的是,给你们的剧本上,应该没有后面几段台词,以后别给我随意临场发挥了;虽然演的还像那么回事,嗯。”说完快速地走开了。

“羽风!阿多尼斯!你俩就没有看见我在后面摆的流星道具吗!?”守泽千秋飞奔过来,踏乱了平整的沙滩。“啥?什么流星?还有道具这种操作?!”“有的,羽风前辈,我看见了,”阿多尼斯解释道,“最后接吻的时候是守泽是背对着你的,所以我看见了。有粉色的、绿色的、赤色的、金色的、蓝色的,还有橘色的。我猜测应该是代表了大家的发色。”“对对!阿多尼斯都答对了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你俩快点收拾,我去那边吃鱼啦!!!”守泽千秋大笑着,向三毛缟跑去。

羽风薰露出了摊手的表情,“嘛~这种简陋的道具,得要多强大的后期才能弥补呀~~”

“不用担心哦,羽风。”身后暗处突然出现了一颗淡金色的脑袋。“哇哇哇!不要吓我啊英智!!!”羽风薰吓得背后一凉直接往后栽,被阿多尼斯一把接在怀里。“呵呵,演的很不错呢,不愧是Undead的成员,个个都才华横溢,令人艳羡。”英智的笑容在月色下,显得十分温柔,可又好像不是那么回事。

“我说啊英智,你好像今天什么也没做吧,就一直这么躺在阴暗处的礁石后面,暗中观察我们演戏?!”“看来你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头脑呢,羽风~你说出的每一字,都是从我手里的笔出来的哦~~呵呵呵呵~~~~”英智的笑声回荡在空中,身影却寻不见了。

阿多尼斯正低下头,小心翼翼地收起陶笛与毯子。“那个,羽风前辈,你包上的这个是什么?好像是…”“哈哈,没错啦,就是阿多尼斯君哦~可我觉得它太白了,明明阿多尼斯黑一点更好看的啊~~”羽风薰捏着那只团子,“这可是限定版本哦,超——难买的~~”看着阿多尼斯懵懵的表情,羽风薰开心的笑了。“阿多尼斯你呀,包包总是这么整洁,真是个好男孩啊~”

“喂,你们,”一个身影懒懒地走了过来。“快点给我去那边烤鱼啊。我给你们拍戏时在旁边撒花,站得我超~累。诶,超~~麻烦的啊?!”濑名泉走过来,踮着脚,生怕靴子里进了沙子。

阿多尼斯弯下腰,捡起了一片花瓣。羽风薰拿过来看了一眼:“那个,濑名啊,真不知道从哪儿吐槽啊?!这海边会飘来花瓣?还弄这么粉??简直是…”“不懂就别说话啊羽风,”濑名泉冷冷地看向他们,眸子里闪射出一道清冷的蓝色光芒,融入周围的海色,“这些都是艺术手法,等你到我这审美水平就会明白了。”继续清咳一声,“别说这么多啦,再不去烤,鱼可就没了,别怪我没来喊你们~超~烦啊?!”

向濑名泉指的方向望去,大家正围着三毛缟斑,热火朝天地一起烤鱼,火光映衬着一片笑脸;欢声笑语传的很远很远。

 

 

饱餐一顿夜宵,各自都回到了帐篷里休息。羽风薰拉扯着吃得圆圆的阿多尼斯,挪回了帐篷。

并肩坐在沙滩上;抬头望向布满星辰的墨色夜空。

“呐,”双方不约而同地开了口。

羽风薰眯起眼,笑了起来。“幸福很便宜哦,全部都给你吧,阿多尼斯~~~”

“谢谢你,羽风前辈。”阿多尼斯的眼神,温柔的仿佛要溢出来。一把揽过羽风薰,紧紧地拥抱着,仿佛一不留神,他就会随着海风一同消逝。

“但是更重要的是,分享这份幸福…和你…,薫…”

轻轻的话语,没有重量,随着海风飘走了;也许就这样消逝了,也许,会飘到很远很远的地方。

“陪我吧今晚,”羽风薰重新跨坐在阿多尼斯的大腿上,掀起他的背心。“天明时,一切依然不要改变。”

“那就一辈子好了。可以吗?”微微笑着,阿多尼斯温柔的笑容像一片旋涡,几乎要将羽风薰吞噬殆尽;一片充溢着葡萄与柚子味道的,蜜色旋涡。

“嗯。”

 

一切,从一个吻,重新开始。

 

 

 

几小时后,海边的太阳缓缓地升起。潮水开始重新上涨。抚摸着阿多尼斯安静的睡颜,羽风薰坐了起来。远处的帐篷里,大家都还没有起床。

 

清晨的海风中,浪花依旧在不知疲倦地拍打着礁石。


远处,海鸟开始飞翔。

 

“今天,让我来为你守一次吧。”

【End】


qwq开头的图可以点这里http://weibo.com/3980938617/F41QUoSq1

 

好了没了…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文就献给我多和薰薰啦~~随意看看就好,一切都是我心中对他们的构建吧…

最后,祝愿大家520幸福快乐!每一天都要哦!!~~~